学习应用

15名平民换1吨物资亚速钢铁厂守军快要抓鸟吃了!“大鱼”牵扯泽

  原标题:15名平民换1吨物资,亚速钢铁厂守军快要抓鸟吃了!“大鱼”牵扯泽连斯基?

  “像地狱一样!”一名从马里乌波尔亚速钢铁厂撤离的女人表示,钢铁厂内无法呼吸新鲜空气,也看不到阳光。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日前访问了俄罗斯和乌克兰,在其斡旋下,从亚速钢铁厂撤离平民的工作已经展开。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说,约100名平民已从钢铁厂撤离。俄方也表示,4月30日和5月1日两天,一百余名平民从亚速钢铁厂及周边地区撤出。同时,钢铁厂内乌军正面临物资短缺问题。

  “亚速营”副指挥官帕拉马尔3日表示:“目前还有平民躲在厂里,但俄军的轰炸一直在不停地进行,有坦克炮、齐射炮,每3到5分钟就有一次空中轰炸……我不确定亚速钢铁厂的战斗还要持续多少天,但我们已接近弹尽粮绝,这非常可怕。乌军正与平民分享所拥有的一切物资。”帕拉马尔说:“若食物没有了,我们就会去抓鸟,尽一切努力站稳脚跟。”

  这不是帕拉马尔第一次表示守军弹尽粮绝,“药品、绷带、食物和水都快用完了”,之前他就曾敦促世界各国领导人引起重视,想法营救乌军及平民。帕拉马尔分析了俄军的战术:就像中世纪的围攻。“不再通过投入大量兵力的方式来试图突破我们的防线,而是转而从空中发起攻击。”

  这位副指挥官似乎想展示对平民的保护与分享,仿佛是平民自己不愿意出来,然而谎言总是经不起时间的推敲,撤离出来的平民再次将“亚速营”的罪恶暴露于阳光之下。

  描述钢铁厂内“像地狱一样”的那位妇女称,钢铁厂内的人不停地哭,人们想不顾一切地离开这里,可是没有任何办法,有人开始想自杀。她还担心男人们的安全,他们用火做饭,“给我们带来水,让我们洗一洗”,但藏匿于钢铁厂内部的最后一批乌军不离开,“他们都会被杀死”。一些撤出的平民还表示,他们此前多次尝试离开,但都被据守钢铁厂的“亚速营”等武装人员强行带了回去。

  并且从5月5日开始的一个时间段,俄军及顿涅茨克武装停止行动,开放亚速钢铁厂的平民生命通道,持续三日。然而在生命通道开放首日,从上午8时截至下午18时,没有一个人走出乌军守区。18时后,俄军恢复了火力袭击和定点突击。4日时,乌方表示,俄军已连续第二天对钢铁厂发起攻击,已经攻入亚速钢铁厂。俄方随后表示,俄军遵守了普京“不强攻,但不要放过一只苍蝇”的命令。

  走投无路之下,亚速钢铁厂内的亚速营代表向俄军提出,用平民交换物资,并且只接受“交换”这种方式。具体条件是:释放15名平民交换一吨食物和药品。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表示,该要求与叙利亚的要求相似。

  同样处于绝望之境的还有钢铁厂内的外国雇佣兵们。据分析,目前钢铁厂内可能还有数个主要掩体,包括约两百余人的平民掩体、约七百人的伤兵掩体,还有约四百余人的外国雇佣兵掩体。这些雇佣兵分别来自美国、英国、法国、波兰、罗马比亚等北约国家。目前据守亚速钢铁厂的是亚速营武装人员及乌克兰海军陆战队的一个联队,其他还有一些边防和警察部队的武装人员。

  顿涅茨克武装力量的新闻发言人表示,目前在钢铁厂内的北约军官及外国专家、雇佣兵将在法庭上为他们所有的罪行负责,目前外国军事人员处于无望境地,他们的国家放弃了他们,一旦被抓,根据他们的罪行完全可以处以死刑及终审监禁。

  连日来,消息人士透露出的“加拿大前陆军司令卡迪尔中将被困亚速钢铁厂,并在夜间试图逃跑时被俄军抓获”,该消息甚嚣尘上,传得有鼻子有眼,却又迷雾重重。俄方一直未证实此消息,而卡迪尔退役并前往乌克兰的消息最早也是由加拿大媒体曝出的。

  并且从亚速钢铁厂撤离的一名员工称,乌军谈到亚速钢铁厂内有一名雇佣兵将军,“他在地下室的某个地方。他得到了任命。他是亚速营的。他是雇佣兵,其本人与泽连斯基有联系。”

  此前乌方曾提出,要用所有的俄罗斯俘虏交换马里乌波尔的守军。放出这消息时,马市的守军大概有两千余人,不得不让人感叹这两千余人“含金量十足”。如今钢铁厂地下形势愈发恶劣,这些西方的雇佣兵要想不被饿死困死,活着走出钢铁厂,的确够让乌克兰政府头疼。

  猜测版本众多:美国陆军少将、加拿大将军、西方国家教官,再加上换俘隐情、俄军的作战方式……这一切让亚速钢铁厂愈发扑朔迷离。

  俄方发现乌克兰国家边防局赫尔松边防支队和检方的文件,文件证明基辅未履行其所承担的引渡罪犯的国际义务,其中包括正被国际通缉的罪犯。报道还称,基辅还将这些罪犯编入“民族主义营”中作战,甚至允许其逃到欧盟国家。

  一名在顿巴斯被俘的乌军士兵还承认,乌克兰民族主义武装部队使用了军用毒品来消除对战争的恐惧,大部分都被“亚速营”、“艾达尔组织”和顿巴斯的乌军使用,“有志愿者向我们提供……我们什么都不怕,并可以平静地投入战斗”。俄方此前曾表示,这类药剂美国正在大量供应,并进行持续观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